歌狄莉亞--酒館

「好傢伙啊、希勒!」男人大口飲盡木杯裡的酒水,用另一隻手勾住那名獵戶的後頸,夾雜了口臭與酒精氣味的粗獷聲音在對方頰邊調侃著,「居然能勾搭到那樣的美人兒,你可真是走了狗屎運!」

「還不放開我,你這個老傢伙。」被稱做希勒的男子拍開對方的大手,向老闆點了一杯啤酒與一杯牛奶後瞥向端坐在吧檯角落的身影,勾起一邊的嘴角道:「不過這次你說的對,我真是走了個狗屎運。」

見狀,男人誇張地收回手並在胸前擺了擺,嫌棄之意盡顯,「嘖、還沒到手就笑得那麼淫蕩,唉唉唉。」

「去你的!」希勒笑著吐出一句粗話,「不跟你說了,免得你自卑到想鑽回娘胎。」

收獲對方一個操你媽的手勢,希勒端著兩杯飲品來到那金髮紫眸的窈窕女性身旁,「諾,這裡沒有酒精的東西只有這個了。」

兩人自森林一路散步到鎮上,過程中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交換了彼此的名字後,在希勒的提議下來到這間酒館稍作休息,第一次進入這種場所的歌狄莉亞在希勒的帶領下隔著人群坐在相對清幽的角落,而這個位置恰好方便她將室內的陳設與動靜收進眼底。

在充斥著吵雜聲的環境中,歌狄莉亞並未聽清希勒與意外相遇的同伴聊了什麼,目光一一掃過眾人後回到自己面前的桌上,似乎在發著呆,無意識地在自己與周遭人群間架起一面透明的牆,直到希勒那微沉的嗓音打破這份寧靜。

「謝謝你。」歌狄莉亞接過希勒遞來的牛奶,就著杯緣淺淺一啜,「咳!」她冷不防地被腥味嗆到,比起提供給富貴人家的商品,偏遠地區小酒館的加工處理似乎沒那麼嚴謹。

「還真是個大小姐呢。」不明所以的希勒看見歌狄莉亞喝一小口也能嗆到,便這麼調侃了句,接著牛飲了口啤酒。

歌狄莉亞並未做出解釋,她用指尖摩娑著杯壁,「雖說我挺喜歡小姐或姑娘的稱呼,不過……」

希勒挑起了一邊的眉,等待對方說出下半句。

「我可是嫁做人婦了呢。」歌狄莉亞笑了笑,漾著星星碎光的羅蘭色眼眸輕輕彎起。

「………………………………………………………………咦?」

面對希勒呆滯的表情,歌狄莉亞柔柔一笑。

希勒不由得默默抬手摀住自己面龐,做了幾個深呼吸,沉默了好一陣子--……幹,我真是他媽的走了一個大狗屎運。

布滿厚繭的手掌下的表情由震驚變成糾結,從糾結轉為釋然,最後他放開了手,似乎決定了什麼般,用那雙凌厲的金色眼眸深深凝視歌狄莉亞。

「怎麼了嗎?」她稍微偏首,以疑惑的目光回望希勒,表情依然柔和。

「不、」希勒長舒了一口氣,重新握上酒杯並灌了一口漂浮著泡沫的啤酒,將背脊靠在酒館的劣質椅背上,用那略顯沙啞的嗓音說著:「沒什麼。」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表迴響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