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狄莉亞--文字

阿爾托瑟德作為貴族的歷史悠久深遠,據說某一代家主沉迷於蒐集廣袤的學識,因此大宅的圖書室裡擁有十分壯觀的收藏,其涉獵範圍更是令人眼花撩亂,猶如名為知識的海洋,除了望之生畏外,更使人心生強烈的探索慾。

以孩童的視角看去,那一排排接著天花板的書櫃高聳無比,塞得滿滿的書籍猶如訓練有素的盡責士兵,俯視著每一個路過堡壘的探訪者。

拉開綴有金色流蘇的暗紅窗簾,將燦金陽光引入室內,使偌大樓中樓設計裡的每一個細節無所遁形。

矗立於樓梯邊的木雕扶手上的繁麗花紋、坐落於書櫃旁的小巧茶几與供人暫時小憩的柔軟躺椅構築了沉穩安寧的氣息,暖人光芒投射於或古樸或燙金書脊上,映照出那些隱含著獨道學識的優美字母。

歌狄莉亞踏著輕巧的步伐,用那雙羅蘭色的瞳眸一一閱覽排列於書櫃中的名字,小小的身軀在光芒的照射下投出纖細的影子,踮起包裹在精緻皮鞋中的腳尖,白裡透紅的指尖輕輕一勾。

受過教育且聰慧的歌狄莉亞精通不少語言,對於陌生的知識也擁有很高的包容力,雖然會因為喜好而有著接觸深淺的差異,然而意外窺探到某個被層層神祕環繞的世界後,她便專注於研究那門學科──魔女文字。

留存於這個世間的偶然使歌狄莉亞與魔文相遇,但這段機緣顯然不在普通人的認知範圍裡,想必那位阿爾托瑟德家主也不曾想到當初因好奇而納入收藏的古怪書籍中藏著非凡的學問。

也因為如此,歌狄莉亞沒有啟蒙的教師,只能憑自己的直覺與靈感進行鑽研。

對她來說,這或許是自己唯一能幫上家族的機會,故此歌狄莉亞十分勤勉地閱讀著對大人而言也感到吃力的這門學識,自魔文延伸出的知識量五花八門,光要理解陌生的字母就令歌狄莉亞頭昏腦脹,對那些抽象的線條與法陣所代表的意義更是一知半解。

「呼……」她輕嘆了一口氣,放下那本外皮用著不知名材質所製的書籍,這才聽見由遠而近的腳步聲。

將古書放在一旁並拿起另一本書,歌狄莉亞聞聲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名身穿家僕裝束的男孩端著茶杯的身影,男孩的臉龐似乎有些眼熟,接著認出了對方是那名被自己釋放的竊賊。

──原來成為家僕了。

歌狄莉亞料想這或許是父親基於從小開始建立起忠誠心的想法所做的安排,便接受了對方的存在。

看著對方小心翼翼地把茶杯和其餘茶具端上桌面,而後用著略顯生疏的動作泡茶,坐在沙發上的歌狄莉亞開口道:「你叫什麼名字?」

男孩先是一愣,手上的作業頓了下,接著陷入沉默。

歌狄莉亞沉心等待對方的回應,任由寂靜的氛圍渲染開來,直到男孩主動打破這片靜默,用他那青澀的嗓音緩緩地說:「……我沒有那種東西。」

她眨了眨一雙羅蘭色的眼眸,此時認真地打量面前的人,微歛的祖母綠瞳眸在鴉羽色的髮絲映襯下猶如深遂森林,雖然欠缺血色的肌膚使他顯得有些孱弱,但毫不影響他那精緻的五官給人的舒心感,即使看上去的第一眼給人骨瘦如柴的印象,但他的身板並不嬌小。

歌狄莉亞回想了番,憶及他似乎來自貧民窟,因此無論禮儀或知識都還需要調教。

她翻開手中的書本,隨意翻開一頁輕輕掃過上面的字句,目光最終落在一個名字──賽巴斯欽──上,歌狄莉亞沉吟了會兒,賜予姓名這件事情對於做為主人的歌狄莉亞來說再稀鬆平常不過,只是她不甚滿意這個十分常見的名字。

雷基斯欽。」

「……?」

對上男孩綠眸裡的疑惑之色,歌狄莉亞這麼解釋:「那是你的名字,雷基斯欽。」

「我不知道你之前經歷了什麼,或是有過怎樣的人生,也不知道你為什麼選擇留在這裡,只不過……」她輕輕地闔上那本黑色的皮質書籍,小巧白皙的雙手交疊著置於其上,「從今以後,你就只是雷基斯欽。」

背對著暖金色的光芒,她挺直的背脊勾勒出一抹凜然,那樣的姿態簡直不像個單純的孩童,令人不得不好奇起這副肉體中究竟寄宿著怎樣的靈魂。

他……現在應該說──雷基斯欽綠眸微怔,胸口似乎被挖走了某個部分,接著被輕柔的觸感緩緩填起。

「謹遵囑命,小姐。」雷基斯欽將右手放在胸前,向那名金髮紫眸的身影彎下腰來,將自己的表情隱藏在瀏海的陰影中。

歌狄莉亞輕輕地笑了,心血來潮地拿起擱在一旁的古書,問道:「你識字嗎?」

「我還在向阿道夫先生學習。」雷基斯欽直起背脊。

聞言歌狄莉亞嘴角一挑,用夾帶著幾分狡黠的語氣說:「那你想不想學點課外的東西?」那雙羅蘭色的眼眸微微一彎。

他遲疑了下,本想著是不是踰矩了,但在對方盈滿著期許的目光注視下,終究朝歌狄莉亞邁開步伐,「如果您不嫌棄的話,請引領我踏入學識的殿堂──」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表迴響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