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奕澈--歡好之事

「奕澈啊,不是我刻意刁難你,你……」

蒼色的瞳眸望向發話的中年男子的臉,楚奕澈用他溫潤的嗓音回應:「我知道的,班主。」

被稱作班主的男人聞言沉聲道:「……那就交給你了,我們戲班的名聲。」

楚奕澈點了點頭。

翠華戲班近日收了幾名新學徒,然而在開演過幾場戲後,今夜班主從戲班弟子口中得知某個舉止可疑的新學徒拉著一名陌生男子溜進房。

進入戲班後將心思放在勾搭男人而不是磨練技藝上,以及和客人苟合這等醜事會抹黑戲班名望,翠華戲班的班主於情於理都想盡快且低調地處理這件事。

他交給楚奕澈的任務便是將一切扼殺在搖籃中。

於是正在床上繾綣交纏的兩人準備褪去衣裳時,帳外傳來的敲門聲無疑一桶自他們頭頂澆下的冷水,心生不悅的男人本打算不予理會,豈料敲門聲再度響起,這次伴隨門外之人的勸告:「公子若有這方面的需求,不應該來此,而是勾欄,請你離開。」

就像食物被奪而狂吠的野狗,壓不住火氣的男人扯起地上的衣衫披上,在腰間打了一個結後推開門,「你以為這種地方小爺愛來嗎!?」

他不過想享受這種瞞天過海的刺激感,順便嘗一下同樣勾人的戲班女子和一般風塵女子的區別之處,特地找上這個看起來心性未定的女人,半推半就地說服了她,沒想到眼看即將成事時,煮熟的鴨子卻飛了,他恨不得將髒水盡數潑到別人身上,「要不是這個女人的勾引和牽線,小爺我才不會到這個破地方!請神容易送神難,你要怎麼補償小爺我?」

「請公子勿口出妄言。」楚奕澈的藍色眼眸輕輕瞇起,男人那番對戲班的詆毀使楚奕澈微怒。

男人自然沒有搭理聽楚奕澈的警告,雖然自知理虧,但被恥辱與怒火衝暈腦袋的他口不擇言:「哈!一個殘疾人妄想我好聲好氣地對待嗎?那張面具也是為了遮掩醜陋的面孔吧,加上這種身體,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稱為男人。」就好像貶低、諷刺楚奕澈能找回他那所剩無幾的自尊,他看了眼楚奕澈的男性部位,意味不言而喻,「哎呀──我知道了!因為沒有女人要同自己共赴巫山,心生妒忌就來打攪別人的好事,真是個鼠狗之輩!呸!」

「……」在男人出言打擊自己的殘疾時,楚奕澈彷彿默認對方的說辭般,始終不語。

藍眸微微歛下,任憑對方吐出更加狠毒的話語。

直到眼角餘光捕捉到從房裡跌跌撞撞地跑過來的女人,以及她臉上的驚恐與懊悔,楚奕澈這才抬起頭來,「翠華戲班人才薈萃,招人惦記確實在情理中,然而公子也不能行此無賴之舉,將莫須有的帽子扣在戲班弟子上。」

「……不過這興許只是一場誤會,公子只是無意間誤入戲班後院,幸好轉了一圈後被戲班弟子發現,並在指引下找到出路。」說話的同時,楚奕澈往男人懷裡塞了數粒碎銀──足夠讓他尋一個酒家美美地吃上一頓。

被打斷的男人先是一愣,發洩完火氣的他看著懷裡多出來的錢財,不由得喜上眉梢,男人趕緊壓下勾起的嘴角,「嗯……是這樣,沒錯。」

「那麼就沒事了?」

「沒事了。」

楚奕澈輕輕頷首,一路將男人送出門口。

一抹倩影湊近了楚奕澈,柔荑搭上他的肩,「別把那個男人說的話放在心上。」

楚奕澈聞言微笑道:「我沒事的,牡丹姊。」

「畢竟他說的沒錯,我不過是個殘疾人。」指尖不由得撫上那張宛若已與臉龐融為一體的面具,楚奕澈自嘲般地如是呢喃。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