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巴斯帝安--兄弟

父親說伊里亞德的落水是自己的錯,是自己沒有盡到哥哥的責任照顧弟弟,自己思索過後也同意了這個說法,要是自己當時以其他方式處理,或許伊里亞德就不會獨自跟過來,最後掉進湖裡。 
 
為了彌補過失,父親要求自己照顧因落水而感冒的弟弟,自己答應了。

敲了敲那扇古樸雕花房門並表明自己的身分,獲得允許後踏進伊里亞德的寢室,踩在靛藍色的地毯上,彷彿遊走於深海床底,窗外透進的燦金陽光猶如自水面映射而入的光束,落在漆藍紋白楊木傢俱上、在來回走動的傭人上、在天藍色的絲絨被子上,在伊里亞德那張蒼白的小臉上。
 
「哥哥…」聽見那沙啞的童音輕輕呼喚著,自己便邁開步伐走上前。
 
接過女僕端來的燉飯,知道藥品在哪以及服藥須知後,眼神示意她們退下。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於床沿落坐,湯匙翻攪著蔬菜燉飯使悶於米飯下的熱氣散開來。

「哥咳!…咳咳咳、哥哥你是不是討厭咳…我?」大床因伊里亞德的劇咳而晃動了下。
 
自己連忙將燉放置於床頭櫃上,倒了一杯溫水遞過去。

發現伊里亞德躺在床上的姿勢不方便喝水時,自己才伸手將他扶起並在他的腰後放置一個軟墊。
 
「哥哥…?」那雙與自己如出一轍的棕眸怯怯地望過來,而自己則先是餵下溫水後才開口:「你是我弟弟,我不會討厭你。」

潤過嗓子,伊里亞德的聲音較沒有之前喑啞,「騙人。」

一邊的眉因詫異而輕輕挑起,「你覺得我討厭你嗎?」將水杯放回桌面,重新坐回床沿上。

「對!」伊里亞德緩緩地點頭。

「為什麼?」

「因為你都不跟我玩、不喜咳…歡跟我說話,不陪我。」

「那樣才算兄弟嗎?」聞言不由得歪頭問道。

「當然啦!故事裡都是這麼寫的!」說著,伊里亞德作勢起身,自己連忙將他按回床上。
 
「你要做什麼?」
 
「讓你看那本書!愛莉小姐唸給我聽的,我還記得那本書放在哪裡。」

無奈地暗嘆了口氣,提出一個折衷的方案,「我去拿吧,你跟我說在哪。」
 
在伊里亞德的指示下,自己從書桌旁的櫃子裡掏出一本兒童繪本。

只見伊里亞德朝一旁挪了挪,拍了下身邊的位子,「哥哥唸給我聽。」

「還要不要吃飯和吃藥了?」望向床頭櫃上的藥品及燉飯。

「我想要哥哥讀給我咳、聽嘛!」
 
--到底是怎樣的執念能在身體不適的情況下要求這個的啊?
 
「先吃完飯和藥再說。」女僕們說過伊里亞德不喜歡吃藥,常常拖到最後一刻,看來是真的。

「欸--!?」

對上伊里亞德埋怨的目光,不由得雙手抱胸,以一副小大人的姿態說著:「這是原則問題,必須把該做的事情完成。」

聽見自己這麼說,伊里亞德只得不情願地張口吃下自己遞過去的燉飯。
 
不由得有種小小的成就感。

「哥哥你都在看什麼書啊?」趁著自己舀下一口燉飯時,伊里亞德開口問道。

「自然科學。」

「那是什麼?」
 
「在講動物的習性、有哪些植物、地質的分布或大氣的組成之類的東西。」觀察伊里亞德是否已將食物驗下。
 
「我聽不懂。」伊里亞德歪了歪頭。
 
再度餵了一口燉飯,「我想也是。」
 
「你會因為這樣討厭我嗎?」
 
「不會,畢竟你年紀還小。」目光放在剩下三分之一的燉飯上。

「那、等我長大後就會懂了嗎?」
 
抬眸回望對方,思索片刻後達道:「大概吧,其實我也不清楚。」

「哥哥也有不清楚的事情嗎?」伊里亞德的語氣稍上幾分意外。
 
「當然,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個學識足夠淵博的人。」

餵完燉飯,感冒藥也吃好後,便在伊里亞德期待的目光下爬上那張柔軟的床鋪,坐在對方身邊。
 
攤開書籍擺在腿上,「這本書我之前沒看過。」

「我聽愛莉小姐講過很多次喔,哥哥和弟弟在森林裡冒險的故事,我最喜歡了!」伊里亞德靠了過來,攤在自己的手臂上。
 
雖然會影響翻書,不過算了,畢竟伊里亞德人不舒服。
 
不過自己很在意一點,「你想跟我到湖畔也是因為這樣嗎?」

「對啊!湖邊不是有森林嗎?」伊里亞德抬眸望向自己,那棕色的瞳眸中漾著無數嚮往,「我們可以一起探險!一定會很好玩!」

「……」對上那雙眼睛,自己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最後將目光放回書上,「等到你感冒好了再說吧。」
 
「好--!」
 
--我還沒有答應,你就開心成這樣,豈不是無法拒絕了嗎。

清了清喉嚨,以不疾不徐的速度唸著故事情節,與伊里亞德不時夾雜著輕咳聲的提問討論,甚至久違地說出了些天馬行空的想法,每當這個時候伊里亞德總會以崇拜的眼神看過來,彷彿自己說的事情是能會成真的。
 
最後的最後,自己似乎是被母親輕柔地喚醒,望向身旁熟睡的伊里亞德,對於的「弟弟」認知貌似產生了一些變化。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