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奕澈--楚奕澈

  在權勢與戀人間,楚奕澈頭也不回地奔向前者,將鳳仙和■■拋於腦後。

  作為被留下的兩人之一,鳳仙毋庸置疑地崩潰了。

  無法承受被愛人否定與捨棄的鳳仙變得神經兮兮,任何微小的動靜都會讓鳳仙歇斯底里地大聲吼叫,平日不是對著棋盤或椅子咿咿呀呀地發出不明所以的聲音,就是坐在窗台上眼神空洞地眺望遠方。

  ──彷彿將自己與世界隔絕開來。

  鳳仙拒絕進食,將碗盤掃落在地後用破碎的殘片自傷,他也拒絕任何人觸碰自己,甚至抗拒沐浴,任憑那頭柔順的髮絲逐漸枯槁,身上的衣服發出嗆鼻酸臭,儘管如此,鳳仙仍瘋瘋癲癲地做出駭人舉止,更聽不進任何人的話語。

  鳳仙只對楚奕澈的名字有反應,然而用楚奕澈的名義規勸鳳仙,鳳仙仍不予理會。

  無可奈何下,與兩人交情甚篤的戲班人們合力做出一架輪椅,請求知曉並最能模仿楚奕澈神態的■■坐上去,用面紗遮住■■的面具,推到鳳仙面前。

  或許是精神上的疲憊以及瘋狂,已經進入分不清現實與虛幻的鳳仙將輪椅上的■■當作了自己曾經的戀人。

  在■■的安撫下,鳳仙願意咀嚼飯菜、願意寬衣洗澡、願意卸妝梳髮、願意與人交流,也不會再傷害自己的身體。

  他們一同賞花、一同下棋,僅僅是並肩依偎都能令鳳仙露出幸福的笑靨。

  雖然先前的瘋癲狀態仍不時出現,至少鳳仙的精神似乎穩定了下來,但在發現■■不戴面紗也會被當作楚奕澈後,眾人不由得重新擔心起鳳仙的病情。

  「鳳仙!」一日,撞見鳳仙再度自殘的■■情急之下離開那張輪椅,大步趕到鳳仙身邊拉住那片劃開他手腕的銳器。

  接著鳳仙抱頭嘶吼起來,「啊啊啊啊啊啊!你不是阿澈你是誰不要碰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掙扎著揮舞指甲,發現無法推開抱住自己的人後轉而大力地抓摳自己的臉龐,即使鮮血淋漓也不願停下。

  最終是聞聲趕來的眾人協力制伏了鳳仙,地面一片狼藉,被扯落的衣架橫倒在磁片與血跡上,染上殷紅的顏色。

  從此之後,再也沒有■■,只有一個坐在輪椅上,名為楚奕澈的男人。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表迴響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