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宮蒼月--被奉上的供品

旱災降臨在這片大地上。

村民們哀號遍野,森林也失去生機,既然被尊為神靈祭拜多年,本著回應這份誠心的打算,我動身去向雨神商談,請祂將壟罩其它地區的雨雲撥一點過來。那是我第一次在村民們面前現身,我化作人類的型態隨意披上了件衣裳,頂著人們夾雜著驚奇、訝異與崇敬的目光來到田野,舉起手臂指揮著天上的雲雨,直到第一滴雨水沒入大地,我才鬆了口氣。
說到底我也不是真正的大口真神,也沒有雨神的力量,能促成這一切不過是「因緣」罷了。

離去的時候,我在人群中看見了那孩子的身影,思及對方找不到我時仍會在森林的空地放置朵朵野菇或溪中小魚,我越過眾人來到她面前,伸出手來……輕柔地……撫摸了下她的頭頂──如同成狼呵護幼崽般。

人類奉上一套觸感柔順的衣物給我。

布料的表面光潔滑順,剪裁精密,似乎還用香草薰過,散發著淡淡的幽香。
我很喜歡這件供品。

當第二波大旱到來時,我已力不從心,只盼村民在之前的收成有先見之明而自救。
山腳不時傳來人們蠢蠢欲動的聲響,我趴臥在神社的主殿中俯視而下,卻只看見被燭火照亮的小徑。

鈴聲似乎響起了。

雖然疑惑於村民在神社周邊布置繩子與紙符的用意,但在確認它們不會影響我的力量後,就放任他們了。
或許是認為這樣做能夠增強我的能力,再次幫助他們吧。

鈴聲似乎更響了。

看著人們骨瘦如柴的姿態,以及他們臉上的空洞神情,雖然心生悲憫,但這次我並不會出手。
要是凡事都只依靠神靈,人類也就不過如此,沒有必要給予關注。

鈴聲似乎靠近了。

連森林也失去了生機,樹叢下的野果干扁零碎,葉片枯黃、溪水乾涸、大地龜裂,生存越發不易了。
這時我慶幸起自己並非肉體凡胎的銀狼,即使空腹我還是能夠忍受一陣子,這也許是身為妖怪的好處吧。
如果是真正的神明,只要依靠人類的信仰就能活下去,想想都覺得羨慕,不過比起神靈,果然還是做妖怪比較自由。

鈴聲來到眼前。

我抬起頭來望著眼前的一幕。
自山下綿延了一路的燈籠似乎燃燒著黑夜,我有些認不出在村民包圍下一步一步朝我走來的少女──已經過了那麼多年了啊,凝視著少女脫去稚氣的臉龐,我不由得如此感慨。

──這個少女是供品。

端坐於殿中,我與少女無聲對視。
不知道過了多久,至少是久到村民皆回到了山腳下後,她輕顫著唇瓣開口:「我、我是……做為您的妻子…前來……來的,神明大人。」

「我不需要妻子。」

她似乎沒有預料到我的回應,俏麗的臉蛋充斥著驚訝之色,愣愣地盯著我瞧,好一會兒才找回自己的聲音,「請……請、請您再次為村子降雨…神明大人。」

「這是、」對於她的請求,我這麼回答:「不可以的。」

沒有交流下去的興致,我站起身來準備離去,孰料前爪才剛踏出祠堂,少女便撲了上來並摟住我的尾巴。
「請您別走!」

「我一直……一直敬仰著您,愛戴著您、」她的語氣裡除了焦急外,似乎還包涵了別的什麼,我不禁停下腳步回望她,「自從我知道自己是被您所救後,就一直想見您一面。」

「我的願望實現了,終於、終於見到了您、與您對話。」

「雖然是出於一己之私,但同時能夠幫到村子,我覺得……非常、非常地幸福。」

「自從那次在湖邊遇見神明大人後,我就一直尋找著您的身影,想和您好好道謝,想和您分享我的快樂、我的欣喜、我的滿足。」

「神明大人、神明大人……可以留下來嗎?可以和我再多說一些話嗎?」

──我,深愛著人類。
究其原因的話,便是即使是醜惡的、怠惰的、狡詐的、須臾的……由如此複雜的要素組合成的存在中,仍保有良善純潔的一面,如同點綴著明亮大小不一的繁星的夜空裡,那一晃而逝的美妙流星。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