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凱爾--Survive

馬克西˙拉˙奧格斯結束了世界巡禮回到公司,這條消息無疑是顆重磅炸彈,新世代派系的人馬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辦公室上下明裡暗裡都在討論著二公子的回歸會帶來怎樣的勢力轉變,尤其管理部門的幹部們頻頻開會,氣氛一度緊張起來,猶如墜入滔滔海浪捲起的漩渦般令人頭暈腦脹難以呼吸。

而位於漩渦中心的馬克西──或說米凱爾˙修˙拉菲卡──則是一派從容地坐在辦公椅上處理公文,鑲著碎鑽並塗有一層亮漆的鋼筆在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間轉動,流線型的筆尖劃出典雅的花體字後被擱至一旁。

倒在依人體工學打造出的柔軟椅背上,暗舒了口氣輕闔翠綠,稍微小憩過後,米凱爾以放在扶手上的右手托著側頰望向落地窗外。

透過映照著自己倒影的玻璃窗面看出去,黑夜下的城市宛若灑滿珍珠的深海床底,星星點點的燈光套著一層模糊光暈,流竄而過的光點勾勒出街道的弧度,注視著這幕光景,根植於米凱爾腦海深層的畫面逐漸湧上,卡雷諾死前的臉龐再度浮現眼前,他的綠眸微微暗了下來,米凱爾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猛獸隱藏於這片沉寂之中。

門把的轉動聲便是暴雨驟落的信號,打斷了米凱爾的思緒──他原本想趁這段空檔時間好好處理那時不明所以的情感,米凱爾直覺那對一位拉菲卡而言或許是異常的──使他的目光回到面前,當另一抹相似的身影映上窗面,米凱爾嘴角邊上的笑意更深。

「沒想到你能走出那裡,不愧是怪物。」

「那裡沒有傳言中的那麼可怕,切頓斯。」

「我會殺了你。」切頓斯悄悄握緊了拳頭。

米凱爾依然是那副從容悠閒的姿態,說出的話語更是一如既往地充滿嘲諷,「喔──你除了這句話還會說什麼呢?我都要為你的語文老師悲泣了。」

切頓斯忍不住深吸了口氣,「……我和你總是無法好好對話。」

「我想……或許是因為沒有那個必要,我親愛的大哥。」

「嘖!別把卡雷諾那招拿出來用。」

「嘿欸……至少和只會賣弄口技的人相比,他還算得上是個男人。」

咬緊牙根以平息火氣,切頓斯這麼開口:「……這或許是我們最後一次像這樣對話了,不打算留個好印象嗎?」

「原來如此,你就是這樣裝模作樣博取疼愛的?」

「……看來談話只能到此為止了。」將自己的猙獰表情藏在額前的碎發下,切頓斯轉身離去。

目送切頓斯消失於門後的倒影,米凱爾不再拘泥於先前的疑惑──讓那些莫名其妙的情感和反應都見鬼去吧!異常可是拉菲卡中的正常,而作為異常中的異常,米凱爾一向放縱自己的一切。

最終成為這一代拉菲卡的只會是我。

==
這篇開頭有伏筆uwu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表迴響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