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狄莉亞--孩子

歌狄莉亞睜開那雙羅蘭色的瞳眸,從一片模糊中逐漸清晰起來的是陌生的床幔,她接著坐起身子打量周邊環境。

這是一間由石磚堆砌而成的方形房間,唯一的光源是放置於床邊矮櫃的提燈,正當歌狄莉亞欲翻身下床時,身邊傳來一個小小的騷動,一隻手隨後搭了上來。

覆在手背上的觸感冰冰涼涼的,歌狄莉亞回頭看去,有著一頭深棕色半長髮絲的纖瘦女孩映入眼簾。

女孩穿著遍佈反覆洗刷痕跡的老舊裙子,小巧的臉蛋上是一雙無神的黑色眼眸,凹陷的雙頰使女孩更顯孱弱。

歌狄莉亞不禁伸出手來輕輕撫上對方的側臉,漾著水光的羅蘭色澤微微斂下,「……可愛的孩子,妳叫做什麼名字呢?」她的語氣猶如羽毛般,柔柔地、淺淺地,包裹著一層溫柔。

女孩並未回應歌狄莉亞,只是瞇起眼眸輕蹭著她的手心,而後雙手還上歌狄莉亞的右手臂。

見狀,歌狄莉亞的神色不由得柔和了些許,帶著女孩下床並拿起提燈。

--……不能使用力量呢。

被一個緊擁的力道拉回注意力,歌狄莉亞朝身旁的女孩揚起一抹安撫性地微笑,「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吧。」

只見與她四目相對的女孩愣了番,而後輕輕點頭。

她們推開老舊的門板,在它的呲呀聲中踏出除了床榻與書桌外別無一物的房間。

眼前是條延伸至黑暗的筆直通道,兩側看起來像由鐵鎬敲出來的石壁,而盤據於盡頭的黑霧似乎在無聲蠕動著。

詭譎的寒氣自腳邊竄起,如藤蔓般攀上小腿。

歌狄莉亞卻好似什麼也沒感受到般,帶領女孩邁開步伐,一路上她柔聲與女孩交談,雖然幾乎都是歌狄莉亞在說,不過兩人的距離隨著她所透出的親暱與憐愛逐漸縮減,女孩就像終於找到黑夜裡的光芒緊緊依附著她。

漆黑的荊棘悄然綻放開來,在兩人腳下盤根交錯,她們舉步維艱地跨過帶刺的藤蔓後,一道岔路迎面而上。

歌狄莉亞朝右前方的通道舉起提燈,玻璃內的火苗被隱隱吹起的微風撥撩了下,然而她還未來得及開口,左前方便傳來一陣陣劇烈的晃動,猶如巨人逐漸靠近而踏出的沉重腳步聲,伴隨著強烈惡寒襲捲而來!

她趕緊牽著女孩逃進右邊的通道,大步伐為了配合小步伐而稍顯侷促,不過歌狄莉亞始終沒有棄下女孩,而是緊握著對方的小手一面出言鼓勵女孩:「加油!再跑快點,我們一定可以的!」一面尋找可供躲藏的空間。

背後的腳步聲緊緊咬住她們,如海嘯般的壓迫感不斷欺上,眼前的道路更在不知不覺間換成了由根根藤蔓交織出的崎嶇狹道。

腳下的立足點十分不穩,加上拉著一個能以累贅代稱的女孩,歌狄莉亞有些吃力,然而她並未放棄,並這麼呢喃道:「可以的!絕對能行的,再加油一下!我們能逃得出去,我會帶妳出去的。」

「……」

……無形的屏障出現一圈波紋。

倏地,歌狄莉亞看見前方的牆壁有著一個裂口,大小似乎能夠容納下她們,於是她連忙將女孩推進去,並用自己的身軀把女孩遮得嚴嚴實實。

兩人在狹窄的空間中相擁,歌狄莉亞輕撫著懷中女孩的髮頂,低聲安撫輕顫著身子的女孩。

聲音越發接近了,歌狄莉亞不由得屏住呼吸。

接著,彷彿那些恐懼的情緒及慑人的追殺都只是場鬧劇般,四周頓時安靜了下來,直到黑暗中傳出一道稚嫩的嗓音……

「妳不會拋棄我嗎?」

「……當然不會了,妳是這麼可愛的孩子。」

「妳不討厭我嗎?」

「沒有人會討厭妳的喔。」

「不覺得……我是個包袱嗎?」

「我很喜歡妳。」

──「我……也喜歡妳、媽媽。」

緊抓著袖襬的小手輕輕放鬆了力道,伴隨著充滿了依戀的輕蹭,女孩的聲音逐漸透明起來,一股酸澀感泛上歌狄莉亞的胸口,她張口欲說些什麼,最終只是緊緊地抱著那個孩子。

柔色自歌狄莉亞歛下的紫眸裡盈滿而出,「願妳能夠獲得最終的冥福,美麗可人的孩子。」

隨著這聲話語的落下,屏障如同秋季林道上被微風吹起的落葉般一片片剝離瓦解。

幻境解除──一抹墨黑夾雜於緩緩消散的畫面中,並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深怕自己的力量會使女孩靈魂受損,歌狄莉亞選擇以這種方式陪伴對方,雖然她不知道女孩生前遭遇過什麼,幻境中的荊棘和追殺者又代表了什麼,但無論當初的真相為何,歌狄莉亞都深深心疼著女孩,因此與女孩共同面對懼怕的人事物,不離不棄地給予對方生命回憶裡最後的溫暖。

「莉……莉亞夫人…──夫人、莉亞夫人……」

歌狄莉亞在某人的呼喚聲中睜開那雙羅蘭色的瞳眸,從一片模糊中逐漸清晰起來的是於林間灑落的燦金陽光,她接著直起背脊望向眼前的人。

「是……希勒啊……」她喃喃地道。

「妳怎麼在這兒打盹?」黑髮金眸的男人微微蹙眉,顯然對歌狄莉亞獨自坐在森林中的某棵樹下小憩的行為不太高興,「就算今天的陽光很好,這樣還是太危險了。」

她嘴角微勾,指尖輕輕撫過身旁的雛菊花,「但我做了一個美夢呀──」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表迴響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