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興德--同鄉之人

順序:張哥→宏仔(角色噗浪連結

----------------------------------------- -- -- -- -- --

  將完好的布料塞進背包,張興德壓低重心滑下垃圾山,途中踢開的塑膠瓶和鋁罐發出細碎的撞擊聲響,站定後放眼望去,周邊只剩靠近林子的區域還未探查。

  踏著穩健的步伐朝目的地走去,他遠遠地看見一抹人影,當下立刻調整自己的呼吸頻率,悄無聲息地靠過去,潛伏於一旁的遮蔽物後方觀察對方。

  那人正謹慎並緩慢地前進著,一頭半長的黑髮紮起馬尾在腦後輕輕晃盪,髮尾還有著染過未褪的金色髮絲在陽光下有些耀眼,他四處張望看似在尋找著什麼,身穿著大橘色的外套在一片灰暗凌亂的廢棄物中特別顯眼。

  張興德雙眸微瞇,打量了那人一番,對方看上去和自己一樣是來找物資的,他正在考慮是否要出聲搭話,在外生活的這些年,張興德大多獨自行動,與人組隊的次數不多,大部分拿到物資後就一拍兩散或是共同行動一段時間,也曾遇過差點被反咬一口的情況。

  人多人少都有各自的好處和壞處,雖說防人之心不可無,但張興德也不是畏首畏尾的人,加上對方看似也是一個人,他抱著試探的心情走了出去,朝人喊道:「喂!這附近其他地方我都看過了,沒什麼東西,打算去別的地方瞧瞧,要一起嗎?」

--

  那人聽到了聲音,彷彿受驚的貓炸了一下,隨即轉頭看去,緩了幾秒才用著不大不小的聲音朝著對方回應:「你只有一個人?」

  說完又四處張望了一番,見周圍沒有任何動靜,便快速地走近對方不遠處。

--

  聽見那人的反問,張興德先是挑起一邊的眉,一手插腰,「對。」看似毫不在意,戒心卻是不曾落下。

  「你呢?有其他同伴的話一起叫上吧。」他補充了句。

--

  「沒有沒有沒有,一個人呢,老天,大哥你剛剛那一喊嚇死我了!」揮揮手,葉奕宏誇張的呼了一口氣,拍拍胸膛,隨後勾起唇笑嘻嘻說著。

--

  聞言張興德卻是哈哈笑了幾聲,說:「男人這麼膽小可不行啊。」他朝人邁開腳步,在對方肩上拍了下。

  「我是張興德,大家都叫我張哥,你咧?」

--

  「叫我宏仔吧。」又再次朝了對方笑了笑,「張哥你也知道,這裡危險的很,有聲音比沒聲音危險許多,大家都出來混口飯的嘛。」說著,他彎起常笑而眼尾有些細紋的雙眼在對方身上從頭到尾來回看了幾次,葉奕宏在心中默默地評估了一下,是個表面看起來挺正經可靠的人吶。

--

  「那我下次直接拍你肩膀。」張興德勾起嘴角開了一個玩笑,清潤的嗓音和略顯斯文的長相在如今世道有些不搭調,張興德不是沒注意到宏仔的目光,他任由對方打量,坦然的姿態更是彰顯著鮮活的生命氣息,「咱們走吧,宏仔。」

--

  「直接拍下去大概會把我給嚇死了。」或許是多了一個人的存在,比起方才獨自一人的謹慎,葉奕宏此時顯得輕鬆許多,他瞇起眼,略沙啞的嗓音低低帶點調笑的說著:「先說啊,我全身的家當只有命一條,不介意就一起去瞧瞧?」

--

  張興德無奈笑道:「什麼叫做只有命一條,你還有勞動力啊。」他點點頭,「兩個人一起做苦工多少能輕鬆點。」

  「待會找到東西是要對分還是個拿個的?」張興德邊走著邊向葉奕宏問。

--

  「張哥,我看起來像是有勞動力的人嗎?」葉奕宏聳了聳肩,「看找到什麼再說吧,我人很好養需要的不多!」他拍了拍自己偏薄的胸膛,又縮了縮肩膀開玩笑地讓自己看起來嬌小些。

--

  「沒問題,我會想辦法壓榨出來的。」他勾唇道,用著閒聊的語氣說:「相信自己的潛能吧,宏仔!」

  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兩人不一會兒便站在一座倉庫前,張興德帶著葉奕宏繞過鏽跡斑斑的鐵捲門,來到倉庫側邊在牆角蹲下,伸手撥開堆成小丘的磚頭。

  他朝葉奕宏招手,「來幫忙。」

--

  「好咧!」聞聲走近對方身邊,跟著一起撥開磚頭,不一會兒,兩人弄出了一個能夠側身進入的洞口。

  葉奕宏朝了裏頭看了幾眼,裏頭沒有任何的聲響,只有疊疊層層的紙箱凌亂的擺放著,他深深吸口氣又轉過頭看向身旁的張興德笑道:「感覺挺安全的。」

--

  兩人先後進入,金色光線從破了一個洞的鐵皮屋頂漏下,張興德四處張望,拆開距離最近的紙箱,端詳裡頭的紙條後丟至一旁,將裡面的東西拿出來,「這裡好像是瑕疵品存放區,東西五花八門。」明明是一個箱子,卻混雜著吹風機、皮鞋、手電筒和化妝品等物。

  「應該還是有能用的東西。」他並未拆起下一個紙箱,而是走向倉庫裡間,「……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張興德站在變形的鐵門前,凝神聆聽的同時尋找手邊的武器。

--

  原本還在嘰哩咕嚕碎唸個不停的葉奕宏頓時停下手邊的動作,起身慢慢走到張興德的身邊,跟著側耳仔細捕捉著對方所說的聲音。

  倏忽,一個小小聲的碰撞聲自那扇鐵門後傳出,在一片寧靜之中格外的清晰。

  「呃、張哥,你覺得……裏頭應該是,」頓了一下,他瞥了一眼那變形的鐵門,吞了口口水小聲問道:「老鼠?」

--

  「是就好了。」張興德抓起被放在鐵架邊的不銹鋼棍,緊盯那扇逐漸鬆動的門,門內傳出的騷動聲越來越大,雖說不是不能逃,但目前場地對我方有利,至少迎戰地點還算空曠,張興德踢開不遠處的紙箱,要是之後再回來這裡不知會變成怎樣,先把怪物解決掉吧!

  「宏仔,我正面扛,你繞到後面偷襲,了解嗎?」他分神朝葉奕宏看去,「或是你比較想當誘餌?」

--

  「不不不不不,張哥啊,你看看我天生就是偷襲的料,我偷襲我偷襲我最愛偷襲了!」聽到當誘餌,葉奕宏馬上揚起笑容快速否定,連忙跟著拿起一旁的鋼棍,雙手攥得死緊,不用特別指揮就立刻乖乖站在對方的後側方準備。

--

  葉奕宏的反應不禁令張興德脫口說了句:「別偷襲錯人啊,我要是涼了下個就是你。」

  「等我吸引怪物的注意力後,就開始你的表演。」張興德朝人豎起拇指。

  兩人甫一就位,鐵門便像是被按下START鍵般由內被撞開,畸形的怪物搖晃著身體走出,張興德雙手緊握鋼棍緩步上前,在活屍抓過來時抬手隔擋,他接著朝其腹部猛力一踹,後者並未因此退縮,兩方進入糾纏。

--

  趁活屍的注意都在張興德身上,葉奕宏悄悄地來到活屍旁,看準時機高舉著鋼棍用盡全力地往活屍的後腦勺刺入,然而活屍不斷地扭動,下手的位置偏移了些,鋼棍迅速的擦過活屍的側臉削去半邊臉的皮肉,濃水與血肉噴飛,惹來活屍更激烈的反抗。

  「臥操!」他暗罵了一聲,又連忙高舉鋼棍改了方式直接用力的敲下,活屍的腦袋立刻皮綻肉開凹陷出一個小坑,一下不夠就敲兩下,在準備敲第二下的同時,他看了眼與活屍極為相近的張興德,頓了下,有些害怕會不小心失手傷到對方。

--

  被從活屍側臉滑過來的鋼棍嚇了一跳,他下一秒察覺葉奕宏的窘境,忍不住喊:「再來!」同時手中武器重擊活屍正臉!張興德趁勢後撤。

--

  看到對方的撤離,他馬上再次使力敲下,過大的力道讓活屍面朝下的跌摔到地面,葉奕宏看準了這機會隨即將鋼棍直挺挺的插入凹陷的腦袋,再加上全身的重量將頭顱貫穿,原本還躁動的活屍便無聲無息了。

--

  見人果斷俐落地補刀,張興德正想吹聲哨,冷不防看到從葉奕宏肩後冒出的第二隻活屍,經年累月鍛鍊下的身體反射性地動了起來,跳過思考過程,不鏽鋼棍直直捅進活屍眼窩。

  張興德使力一推,那具活屍便向後倒下,發出沉悶的碰撞聲響,用腳踩住掙扎的活屍,他拔出鋼棍一下下地敲爛對方腦殼,黏糊的液體飛濺開來,直到其失去所有動靜,張興德才停止動作。

  「……」目光從死屍來到身旁的葉奕宏,張興德鬆了口氣後勾起嘴角,握起拳頭朝人一伸。

--

  立刻會意過來的葉奕宏也伸出手握拳與他互擊,下一秒馬上拍起手,彎起眼稱讚道:「還是我張哥特厲害!」

  手拍到一半,想到了什麼又抄起鋼棍小心地往鐵門內瞧了瞧,裏頭貌似一間休息室,除了一地凌亂的物品便無任何活屍的蹤影,安下心後又哧溜哧溜回到張興德身旁繼續笑嘻嘻的拍著手,「哎呀張哥這麼厲害簡直行雲流水,小弟我沒什麼好回報乾脆就以身相許如何呀?」

--

  「你夠了。」和說出的話語不同,張興德眉眼間滿是笑意,「太諂媚啦。」

  他故作矜持地說:「咳嗯、這就是所謂的團隊合作,宏仔你做的也不差。」聽到後半句,作勢要踹人地朝人抬起腳,「去去去!老子不搞基。」大喇喇地笑著,張興德末了拍拍葉奕宏的肩膀,「趕緊拿完東西走人吧!」

--

  應了聲後,兩人便又回到方才的地方繼續拆紙箱尋找所需的物資,葉奕宏所需要的也不多,他這次出來本來就只是想尋些糧食和些日用的消耗品,挑挑揀揀後還不夠他的背包裝滿。

  各自拿完所需的物資後,便又來到他們進來的那洞口,看外頭安全便先後走了出去。

  「這次收穫頗多的,張哥謝啦!」掂了掂背在後頭的背包,葉奕宏好心情的朝著對方笑了笑。

--

「不客氣,咱們同鄉,本就該相互關照。」張興德微笑道,走來倉庫的路上得知對方也是宜蘭人後,張興德對葉奕宏的親切感便直線上升,「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

  「打算啊……目前大概再蒐集些物資吧,我認識的人都在花蓮、也就那個新城圍牆內,想之後去看看他們。」

--

  葉奕宏說出某個詞時,張興德微不可見地皺了下眉,「這樣啊。」

  「那要不要一起?路上能有個照應,我也正想去那附近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稀奇的玩意兒。」畢竟是目前的軍政府所在地,搞不好能找到其他地方沒有的物資。

--

葉奕宏眨了眨眼,隨即又彎了起來,他大力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好啊,有張哥還怕什麼!就這麼說定啦?」

==
此為殭屍島企劃的互動交流,感謝宏仔親媽共同創作uwu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表迴響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