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狄莉亞--朋友

「這是今天多打到的,給妳。」

沐浴在午後的陽光中,倚著繁花的圍籬旁,歌狄莉亞眨了眨羅蘭色的眼眸盯著對方手中的野兔。

「這個……要怎麼處理呢?」她微微偏首,幾縷金砂色的髮絲因這個動作自肩上滑落,勾勒出一道優美弧度。

聞言希勒耙了耙那頭漆黑短髮,「嘛啊、雖然不意外就是了……」他咕噥了句,接著開口:「動物的處理方式不外乎扒掉毛皮,掏空內臟後剃除骨頭,對女人來說應該是個浩大工程吧。」

希勒挑著眉看向歌狄莉亞白皙素淨的手,道:「需要我幫忙嗎?」

「我想我可以的。」歌狄莉亞的回答出乎希勒的意料,他有點難想像歌狄莉亞用那雙明顯受到精心保養的手握著屠刀剖開兔子的畫面,更別說那彷彿行走間都捎著一縷幽香的身體染上血腥的氣息。

歌狄莉亞拉了拉淺棕色的格紋披肩,雙手接過被希勒提在手上的野兔,兩人的指尖似乎短暫地相觸,又彷彿只是場錯覺。

「……」希勒薄唇微抿,正欲開口時,歌狄莉亞便先以動作打斷了他。

修長粉嫩的手指伸向希勒的額際,在他詫異的目光下,手指的主人輕聲說:「是白頭髮呢。」

隨著頭皮傳來的刺痛,旖旎的氣氛頓時煙消雲散,「啊、原來看錯了。」歌狄莉亞與希勒望著那根墨黑髮絲面面相覷。

而後歌狄莉亞發出了如銀鈴般的清脆笑聲,希勒不由得無奈地聳了聳肩。

臉上掛著一抹淺笑目送對方寬大的背影,歌狄莉亞輕輕歛下那雙漾滿碎光的眼眸,轉身走回她的小屋,雪白裙擺拂過隨風搖曳的花瓣,將花朵的芬芳帶進室內。

「夫人。」某個周身被黑色迷霧纏繞的存在湊上前,朝歌狄莉亞伸出兩根如觸手般的前肢。

歌狄莉亞將野兔交給眼前有著冷峻面容的少女,朝人淺淺一笑,吐出常人無法理解、唯有對方能夠聽懂的話語:「今晚能夠加餐了呢,艾麗。」

「是的。」被稱做艾麗的她點點頭,而後朝綴著繡有暗紋布簾的窗戶望去,從那個角度能夠清楚看見圍籬的入口──想必方才的景象更是一覽無疑吧,「那個男人……」

從櫥櫃裡翻出一個小巧的玻璃瓶,歌狄莉亞將那根黑髮放了進去並堵上軟木塞,「是朋友喔。」她這麼回應艾麗未完的話,注視著只有自己能看見的漆黑霧團在瓶中翻滾掙扎的模樣。

做為一名詛咒專長的魔女,歌狄莉亞能夠察覺盤據在人們身上的厄運,不過她無法淨化它們,畢竟再生系的魔法不是她的領域,歌狄莉亞能夠做的是轉移,用希勒──宿主──的毛髮移出依附於他的運勢,對歌狄莉亞而言易如反掌。

「我奉Master的命令前來服侍您,其中包括保護您免於登徒子的侵擾。」艾麗用著與外貌給人的印象相符的冷冽語氣說著:「若有必要,我將……」

「妳太小題大作啦,艾麗。」歌狄莉亞面帶笑意刮了刮艾麗的鼻樑,惹得後者因訝異退了一小步,「結了婚後就不能有異性朋友嗎?」她打趣道。

「Master是您的丈夫,您與Master十分般配,我是這麼認為的。」羞赧之色似乎瞬間閃過了艾麗看似處經不變的臉蛋,隨後又恢復原本的樣子,「雖然將Master與那個男人做比較本身就是件不可饒恕的事情,但和偉大高貴的Master相比,那個男人不過是個浮渣,不、是比浮渣更加不如的垢菌。」說到後來,艾麗語氣中的嫌惡溢滿而出。

「希勒是我的朋友,無論艾麗怎麼看待他,這個事實都不會改變。」歌狄莉亞收起玻璃瓶。

將野兔放在廚房的砧板上,艾麗泡了一壺熱茶置於窗檯邊的桌面上,「能夠告訴我那個男人的全名嗎,夫人?」

「不可以。」歌狄莉亞輕輕挑起嘴角,來到桌旁並在艾麗的服侍下入座,「希勒只是個普通人類,可禁不起惡魔的折騰。」

歌狄莉亞端起冒著裊裊蒸氣的茶杯,任其氤氳了那雙水晶般的紫眸,粉瓣就著杯緣淺啜,「……嗯,果然艾麗泡的茶是最好喝的呢。」她朝那人柔柔一笑,用空靈的嗓音如是說:「過來陪我的人是艾麗,真是太好了。」

只見艾麗怔了怔,欲訴諸的千言萬語,最終化成這一句:「……我的榮幸,夫人。」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