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莉維亞--花開少女

掠過幽暗寒冷的森林,越過潺潺流動的小溪,在夜色的掩護下隱匿自己的身影。

飛速地穿梭於蟲蟻及蛛絲遍布的樹叢,白皙的臉頰被銳利的葉片劃出一道淺淺的血痕,每踏出一步腳底便傳來椎心的刺痛,然而她不能停下、絕對不能停下!

她從遊記與歷險故事中聽來不少知識,包括如何辨認方位、如何採集果實、如何躲避猛獸、如何破壞蹤跡……許多的許多,然而知曉不等於具備,譚莉維亞第一次踏入山林,度過一段磕磕绊绊的歷程,才勉強適應林中的生存方式。

那時的譚莉維亞沒有想過這些學識會有派上用場的時機,應該說,她本以為自己的世界只存在於那一場場絢爛華美的宴會上,頂多在與某個能為父親的事業帶來利益的男人結為連理後,才會增添上屬於家庭後院──妻子與情人──間的戰場。

譚莉維亞是被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公主,同時是被刻苦訓練成能掌控夫婿的棋子,她知道怎麼讓自己成為一個炫耀品,令得到她的男人體驗萬眾妒忌的優越感,即使不被丈夫真心所愛也沒有關係,只要能穩固這段聯姻關係就好,享受著被寵溺的富裕人生,家中的僕人順從她,丈夫的情人敬畏她,這樣就夠了。

只是,現實往往不可捉摸,就像自掌心飄落的花瓣般,輕柔地、無聲地旋轉飛舞,最終覆蓋於某處的塵埃上。

攀附在石壁上的藤蔓宛如於詩歌中的豪邁巨人下頷老根盤錯的鬍鬚,嚴嚴實實地遮住洞口,偶然發現它的譚莉維亞躲在那片黑暗中。

曾經映射著柔光的絲綢布料在這場逃亡中佈滿了將指尖磨破也洗不掉的髒汙,破損的衣襬已看不出原本的顏色,那總是美麗滑順的鴉羽色長髮此刻凌亂地糾纏著,幾縷碎髮伏貼在她憔悴的臉龐上,歛下的榴紅瞳眸中滿是懼色。

冷冽的夜風徐徐吹來,穿過盤根交錯的枝葉撲上她沾染了塵土的肌膚,使她渾身一顫。

連日的奔走使譚莉維亞的神經如細絲般脆弱,任何微小的風吹草動皆會引起她驚恐的反應,視網膜被深深烙印上那些面孔透出的慑人敵意,瞳孔緊縮著一刻也不敢鬆懈下來,必須時刻留意追捕者的經歷更是訓練出了她敏銳的感知能力。

──同類?異類?

──是敵?是友?

──善意?惡意?

──強者?弱者?

──危機?轉機?

動用所有的感官接收外界的訊息、遵從一閃而逝的靈感、透過經驗法則進行推理,為了生存!為了從那些暴徒手裡生存!為了從這悲慘的世界中生存!

平心而論,譚莉維亞的資質介於天才與庸才之間,掙扎著、痛苦著、悲鳴著、哀嘆著、憎恨著、厭惡著、孤獨著、疲憊著,如同高掛於破碎夜空中的微光般繁多的負面情感壓上那脆弱的身軀。

然而,處於如此絕望的境地,能在那片經歷無數輪軸輾壓而過的泥濘中、在那堆滿了群眾厭棄目光的塵土中,以強韌的生命開出那燦爛的花來……才正是名為譚莉維亞˙伊努斯里的這個靈魂的本質。

*****

「每一次想對譚莉維亞惡作劇都沒能成功呢。」

沐浴在一片鳥語花香的庭院中,端坐於鋪有雪白蕾絲滾邊桌巾的茶桌旁的某位小姐如是說。

「可不是嗎?有次我從後面偷偷靠近,結果馬上就被發現了。」身穿天藍色洋裝的女性略顯激動地提出附議。

「彷彿腦袋後頭長了一隻眼睛似地。」髮間繫著蕾絲緞帶的女孩接話道。

「我總有一天會讓譚莉維亞嚇一大跳的!」有著一雙綠色貓眼的少女啣著笑容這麼開口。

少女們巧兮倩兮的笑聲此起彼落,目光最終落在被提及的那抹紅色身影上。

只見她微微勾起了嘴角,執起繪著花卉細紋的陶瓷茶杯,舉止間透著渾然天成的端莊典雅,歛下的雙眸猶如被裊裊升起的白霧中披上一層朦朧薄紗,薄唇輕啟:「我期待著。」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