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狄莉亞--半身

阿爾托瑟德家族的當家膝下只有一對雙胞胎女兒。

對於十分看重延續二字的貴族來說,這個情形可說是對一脈相傳下來的血統的背叛,阿爾托瑟德當家無疑受到諸多或譴責或嘲諷的目光注視,然而那個男人從未將這份沉重施加在女兒身上。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小女兒──歌狄莉亞是個無比早熟的孩子,她的聰慧與靈動甚至遠遠超過胞姊。

在五光十色的絢爛舞會上,歌狄莉亞明白那些大人們待價而沽的視線代表著什麼,更意識到最根本的問題在於自己並非男性,無法為阿爾托瑟德家族的傳承做出貢獻。

即使父親仍以寵溺的態度撫養她們,在偌大的迷宮花園中遊玩嬉戲、被精緻美麗的禮群包圍妝點、天真無邪地玩著扮家家酒的遊戲,歌狄莉亞依然無法沉浸在看似無憂無慮的生活裡。

看著胞姊在萬千寵愛中的爛漫笑容,歌狄莉亞更像個旁觀者,紀錄下所有見聞,將那些貴族們落井下石的目光牢牢刻劃在心中,並不斷思索著自己能夠付出什麼。

階級差異建立起世界的秩序,同時使其顯得殘酷無比。

因為是貴族,所以擁有土地。

因為是貴族,所以擁有房產。

因為是貴族,所以擁有權力。

土地、房產與權力的結合下,主人的頭銜便誕生了。

歌狄莉亞是被冠以阿爾托瑟德這個姓氏的貴族,只要她的一句話、一個不經意的善心念頭,便能使偷闖入阿爾托瑟德宅邸行竊被捕並投入地牢的賤民被宣告釋放--僅僅只是一句話,勝過任何僕從的求情。

但是,貴族的身分也有著無法抓住的東西。

「要是我沒有生下妳們就好了!」

那名曾經享盡榮華富貴並人人稱羨的貴婦人在某個夜晚對女兒如此怒吼,並投向另一位男士的懷抱。

比冷冽的夜晚要更令人心寒的,是來自母親的厭惡目光,被留下的雙胞胎只能無力地目送有著一頭美麗金捲髮的女人決然的背影,交握的手心緊緊抓著另一人的溫度,兩個不同節拍的心跳聲逐漸貼合,最終融為一體。

作為雙生子的她們出生前就由血肉交織成的紐帶聯繫著,無聲相伴、相惜,可說是共享彼此的靈魂,作為對方的半身,唯有在一起時才是完整的。

被柔軟的抱枕簇擁著倒在雪白床單中,雙胞胎緊握對方的手面對面側躺著。

「吶、莉亞……媽媽是真的…不要我們了嗎?」

「……」面對哭成淚人的胞姊,歌狄莉亞湊近了對方,兩人的額頭因而相抵,「嗯……看來是這樣沒錯呢,安娜。」

「嗚……嚶為什麼…呢?是…是我不夠乖的關係…咽……嗎?」莎約安娜捲起自己瘦小的身子。

歌狄莉亞張了張口,幾經猶疑後用貝齒咬緊下唇,將嗚咽聲吞進肚中後,緩緩說著:「不要緊的……安娜,不要緊的……」她不斷重複著這個詞安撫泣不成聲的胞姊。

她沒有說出自己目睹過那個母親與男士赤裸著身子在主臥房的大床上交媾的畫面,更拒絕想像父親天亮後發現母親離家出走時的表情。

一切的一切是那麼地令人痛苦,幾乎撕裂她的胸口,泛出眼角的晶瑩無聲滾落,消失在髮際間。

慘白的月光穿透床榻旁的玻璃,灑在緊緊相擁的雙胞胎身上,毫不留情地照出她們不斷顫抖的肩膀,奪去生氣,將她們的肌膚襯得猶如石膏般無比蒼白。

「不要緊的……一切都會過去的,所以……不要緊……」這一夜,軟糯的柔聲呢喃似乎不曾停歇。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表迴響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