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巴斯帝安--茵特古拉

這是我的生命踏入第二個十載所發生的事情。

身為博爾赫斯家的長男,被安排一位未婚妻似乎是件合情合理的事情,這是為了家族與榮譽的傳承的結合,要是雙方都有相同的認知便再好不過。
 
當時的我對另一伴沒什麼要求,只希望能夠和對方和平共處,父母選定的對象必然不會是花名在外的女性,不對我的喜好頤指氣使或目中無人,我想自己應該都能接受。
 
然而在與那位名叫茵特古拉的少女見面時,我的種種算盤被全翻打亂,因為我怎樣也沒想到、我的未婚妻--
 
竟然是個年僅十二歲的女孩。

「你就是博爾赫斯家當代最優秀的繼承人,賽巴斯帝安˙博爾赫斯呀。」擁有一頭宛如陽光揉碎而成的燦金長髮的少女將手揹在身後,在我身邊繞起圈來,深邃如湛藍愛琴海般地雙眸捎著新奇的目光打量著。
 
她那羅藍色的裙擺隨走動在空中輕盪著,劃出道道淺弧,「聽哥哥說、你是個學識淵博又謙虛堅忍的人?」

「能夠被阿爾伯特如此讚譽有加,實屬榮幸。」聽說茵特古拉有學西洋劍術,而且武藝高超,騎馬及打獵技術也不在話下,居然、居然……還是個孩子嗎!?
 
想必我現在的表情應該十分凝重吧?不然茵特古拉也不會用帶著滿滿狡黠的笑意注視我。
 
……等等,注視?
 
只是一個小小的走神,茵特古拉便躬身竄到我的面前,發出幾道銀鈴般輕脆的笑聲後,這麼開口了:「雖然你可能已經知道了,但互相自我介紹可不能跳過對吧?」
「我是茵特古拉˙德˙米多希斯特,米多希斯特家的么女、」只見那名身形纖細的少女直起背脊,輕抬了下兩側裙擺,「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了,未婚夫先生。」
 
--那抹純真中帶著幸災樂禍的笑容,我至今仍記憶猶新。

之後我的每個假日幾乎都獻給了茵特古拉,弟弟們對此抱怨過幾次,甚至聽說跑去和茵特古拉說了什麼,最後灰頭土臉的回來。
 
先不說兩個男性跑去欺負比自己年紀小的淑女多麼令人不齒,使我意外的是茵特古拉的手腕。
 
「茵特古拉,我為伊里亞德及赫密斯的行為向妳道歉。」在一個陽光正好的寧靜下午,我對坐於涼亭中享受下午茶的嬌小未婚妻這麼道。
 
雖然我們之間的年齡差距不小,但我將她放在與自己同等的位置上尊重。

面對我的道歉,茵特古拉只是輕輕端起茶杯這麼說著:「這不關你的事吧。」
 
「雖然未來的小叔叔們對我有頗多意見,詬病的事務裡包含了我的年紀,但他們說的也沒錯,在你們看來我只是個小女娃。」
 
正當我想開口回應時,茵特古拉轉而這麼道:「不過作為博爾赫斯家的女主人,我有那個自信、自己一定能做到,並且成為一個完美的女性!」她那雙湛藍瞳眸望了過來,其中滿溢了強烈的自信,如映射著太陽白色碎光的溪流般閃閃發亮。

茵特古拉是個怎樣的女孩呢?

不同於嬌生慣養的富家女子,也不同於性格與行為獨特的女性,似乎找不到任何世俗上的框架能形容她。
 
聰穎、堅強、無畏、果斷,有時如妖精般純潔可人難以捉摸,有時如女王般叱吒風雲雷厲風行。
 
或許有點強勢,不過我並不在意,作為大家族的女主人需要這份果敢;或許有點稚嫩,不過我能應付,夫妻間相互扶持是基本道理。
 
除了年紀因素外,茵特古拉能稱為完美的伴侶--至少對我而言。
 
只是要對這麼小的孩子產生情慾……我想還是等她長大幾年再說吧。

五年過後,茵特古拉已經將伊里亞德與赫密斯收服得伏伏貼貼的,對此、我由衷欽佩她的智慧及行動力。
 
由於有了未婚妻,我對男女間的二三事便沒有多大興趣--畢竟不需要對尋找伴侶這件事掛心,這使得我能夠專注在學術研究領域中,算是一個附加的好處吧。
 
剛過二八年華的茵特古拉身子抽高了不少,也窈窕了許多,開始散發女性的魅力,當我們獨處或是對上目光時,一股曖昧的氣氛總似乎無聲蔓延開來。
 
不過我仍未將她視為妻子,五年的相處使我們對彼此更加熟悉,也知道對方需要什麼並願意提供,但、或許這種情感比較像是親人間的關心?
 
但我尚未釐清自己對茵特古拉的感情,一個噩耗便強制停滯了我們的時間。

踏進那間慘白的病房時,我當下的心情究竟是如何的呢?
 
昔日那充滿生命朝氣的身影陷入雪白被單中,美麗的燦金髮絲變得如乾草般枯燥零散地搭於枕頭上,白皙臉頰消瘦得能隱約見骨,粉瓣乾裂蒼白,總是漾著流光的湛藍雙眸模糊失焦,大大小小的塑膠管線自病服與被單下延伸出來,連接在冰冷的機械上。
 
我繞過大大小小的機器與管線坐在她的床邊,牽起了她放在被單上的纖細小手,「茵特古拉……」手心傳來的冰涼感覺似乎凍結了我的心臟。
 
微弱的力道透過掌心傳了過來,那是茵特古拉給我的回應,似乎在向我說著:「我就在這裡,我聽得見你、感覺得到你,但我沒辦法說出口,所以只好用這種辦法囉。」眼前彷彿跟著浮現茵特古拉露出那一貫的狡黠笑容,朝我道:「你應該不會介意吧,畢竟是古板又無趣的紳士不是嗎,賽巴?」

我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小巧的物品,那是用藍鑽與祖母綠水晶交織並圍繞著茵特古拉最喜歡的紫色寶石組合成花卉圖案的髮卡,是我親手為茵特古拉設計並親手製作的禮物--不知道女孩兒是否還記得她曾軟磨硬泡地要我幫她做一個飾品--我將其輕輕別在茵特古拉的髮絲上。
 
「快點好起來吧,茵特古拉、」回握住她的手,繼續說著:「說好了要帶妳去騎馬的,妳一直對博爾赫斯家宅後方的森林很感興趣,我來當妳的導遊……對了、妳之前不是還說…」
 
那個下午,我不斷在她耳邊輕聲說著有關未來的計劃,直到那雙湛藍瞳眸永遠闔上為止--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