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莉維亞--面對惡意的少女

漆黑的雲團發出陣陣沉悶的聲音,慑人的白光不時掠過雲層,伴隨著颼颼聲響的冷風強勢地掃過平原、竄進柵欄並撞上農舍,遠處的森林隱隱傳來騷動,鳥兒撕扯著嗓子拍打翅膀爭相離去,給人一種風雨欲來的壓迫感。

在大雨降臨前,門外傳來一道急促的叩門聲。

農舍的主人嚇了一跳,與妻子對望了一眼後畏畏縮縮地前去應門,他先是拉開了一條門縫,透過狹小的縫隙盯著到訪者,只見那人的身軀包裹在寬大的斗篷裡,頭上兜著連帽,自對方的身型看來或許是個女人?不、也可能是位纖細的少年。

「你好。」空靈清澈的嗓音自帽緣下傳出,男主人以此判斷出對方的性別。

隨著附近這陣子傳出的謠言,一個猜想冒出腦海,他怯懦地問道:「請問姑娘需要什麼?」

女子輕聲呢喃著什麼,直到男主人再度詢問後才提高音量,「如果可以的話、」她頓了頓,而後緩緩吐出整句話語:「……請給我一碗熱湯。」

用經過多次洗滌而褪色的圍裙擦過手後,女主人拍了下丈夫的肩膀讓他把客人領進門──兩道目光再度碰撞。

星星之火悄然竄起。

燃燒著火焰的壁爐源源不絕地散發暖人溫度,將屋外的風聲以及潮溼感阻擋在外。

坐在餐桌旁,自斗篷底下伸出來的手臂白皙纖細,男主人認出了這是屬於女人的手,在對面的人看不見的視角下,他和妻子再一次交換了一個眼神,後者說要去查看其他能提供的食材而起身離開,前者則壓下忐忑的情緒這麼開口:「這麼晚了姑娘怎麼還選擇外出呢?」

她先是陷入沉默,凝視著面前的蔬菜湯好一陣子後才道:「因為有要事。」接著執起銀製的湯杓舀了一口湯放進嘴裡,隱藏於兜帽陰影中的血眸輕輕歛下。

男主人盯著她的動作,目光專注在她接觸銀製品的手指上,蔥白如玉的指尖泛著一層瑰紅,並無任何灼傷的痕跡。

電光石火一閃而逝。

男主人乾笑了聲,接著有一搭沒一搭地與她閒聊著,無外乎天氣、莊稼或時事,不知不覺間,他們的話題來到這一句:「話說回來,最近傳說有襲擊人的吸血鬼在這附近徘徊,姑娘可要小心。」

「……嗯。」

伴隨著火爐裡的木柴發出的細微啪嚓聲,某種東西悄然瀰漫開來,猶如包裹著糖衣的毒藥,甜美的滋味逐漸消融後,潛藏的無盡惡意隨之攀上。

「內人怎麼那麼久?」男主人這麼說著,而後從座位上站起,「不好意思我去看一下啊。」

火光蔓延了開來。

在男主人離開的瞬間,她幾乎是立刻站起身來往門口衝去,動作大到使椅背翻倒在地,發出不小的碰撞聲,然而當她甩開門把時,倏地映入那雙紅榴色瞳膜的是……

──一群手執烈焰熊熊火把的人類。

「……!」

面對那一張張彰顯著憤怒的扭曲面孔,他們眼裡的利色幾乎化作實質的武器劃上她──譚莉維亞──的身軀,像是被沐浴了聖水的銀樁狠狠刺進身體,留下以神聖之名肅清的灼傷,連靈魂都將被侵蝕殆盡。

「找到吸血鬼了!」

「魔女!!」

「為妳的兇行付出代價吧!」

猶如妖魔發出的咆哮聲貫穿她的耳膜,在火光的映照下,人們的影子像極了圍著祭壇跳躍的魔鬼,交錯的黑影如颶風中的柳條推擠、拍打並相疊著,雜亂的畫面令人眩目,視神經像被一隻無形的手大肆攪弄了番,將世界打碎重組、拼成無可名狀的模樣。

無數惡意及詛咒衝向了譚莉維亞。

人群怒吼著、咆哮著,揮舞銳利刀刃及碩大鈍器朝她纖細的身子落下!

──霎時間,眼前一切溢滿鮮紅。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