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莉維亞--流淚的少女

這是一段模糊的記憶--

雨水唏哩唏哩地拍打在草叢間、花朵上、屋簷邊,微涼的冰冷霧氣蔓延自半開放式的走廊,纏繞於譚莉維亞纖細而白皙的腳踝。

她剛結束音樂課,在前往娛樂室的途中路過花園,譚莉維亞好奇地望著不斷落下的水珠,像是將世界蒙上一層朦朧的薄紗,又像為了洗滌空氣灌下大水,她被一種莫名的吸引力所拉扯,一步一步朝滾落水滴的長廊邊緣走去。

妳在做什麼?

竄進耳穴的是父親熟悉的嗓音,然而他的語氣裡似乎夾雜了幾分慍色。

譚莉維亞不由得僵了僵身子,隨後順從地任由父親抱起自己,並乖巧地坐在對方壯碩的手臂上。

「爸爸?」譚莉維亞注視著父親滿是慈愛的面容,輕眨著那雙紅榴色的眸子。

伊努斯里先生回望了眼女兒後,凝視著雨幕許久,久到譚莉維亞開始思索自己是不是該道歉時,他才緩緩開口:「小譚亞想起什麼了嗎?」

「……什麼?」

「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滿目砂礫的畫面中,覆蓋了層紅色光暈的月浮出腦海,某個東西躲在花叢底下──強烈的窒息感攪緊她的脖子,打散了模糊的記憶。

「……只要能留住這份美麗就夠了,因此在爸爸找到方法前,小譚亞絕對不能觸碰活水。」伊努斯里先生將目光放回寶貝女兒身上,「知道了嗎?」

「如果碰到了會怎樣呢?」許是年紀尚幼的關係,譚莉維亞不太能理解父親說的話,只能攫取隻字片語,並用孩童的軟糯嗓音問道。

「那麼小譚亞要試試看嗎?」聞言伊努斯里先生這麼說,「只是妳得做好心理準備喔。」

要具備能夠承擔風險的決心,以及不後悔的勇氣,才能嘗試探尋。

之後發生的事情譚莉維亞已經記不清了,她最深刻的記憶是陷在床榻中掙扎的痛苦,不過她並未因疼痛而大吼大鬧或高聲尖叫,強烈的痛楚不會因揮動身體而緩解,譚莉維亞知道自己必須承擔這份折磨,因為這是她自己選擇的,也因此、小小的譚莉維亞只是不斷地哽咽著流出淚水。

沒有生命的生物無法承受活水流過身體,就連溢出眼眶的淚水也只能是腥紅的血液--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