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凱爾--宴會場上的拉菲卡

高聳華美的飯店頂層,雋刻了浮雕的大理石柱撐起鑲著琉璃的透明天頂,布置得五光十色的宴會場上光籌交錯--這是一場商圈頂端人物們作為慈善家出席的宴會。

賓客們在享用食物的同時聚集起來相互交流,數百萬元的天價便可能在這場對話中悄然移交,一旁桌面上的精緻餐點從不短缺,更隨著時間轉換成各色料理,侍者推出一車車美麗醉人的香檳塔,一旁的樂團則在主持人的演說下奏起一曲又一曲的樂聲。

戴著雕工完美的璀璨寶石的手輕捏高腳杯,剪裁大氣用料奢華的衣裙將佳人的雪白肌膚襯得誘人無比,人們眉來眼去,吐出的話語是包裹著糖衣的奉承,笑容在這裡隨處可見,然而底下隱藏的東西卻是各有所異。

除開幾名政壇人物,今夜、商界的知名角色全數到齊,然而無人敢貿然上前攀談,畢竟沒人想觸犯這個世界的規則,因此即使內心如蜂巢般嗡嗡作響躁動不已,群眾們仍選擇一面應付眼前的交際一面分神觀察。

其中最吸引人眼球的莫過於有著燦爛金髮的一家人,法國跨國企業的總裁以及其三位兒子,業界對下一任會是誰上位的猜測從不停歇,備受總裁青睞的大兒子是個圓滑多謀的角色,參與過不少交易並使公司收穫鉅額利益,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

只是不少人也在觀望受母族支持的么子,從該公司的種種活動皆由他主辦便可見其工作能力,而二子會成為黑馬的說法也被口耳相傳著,實際上壯大公司勢力的人是那名渾身透著溫和氣息的男人,這份氣質也令他獲得其他同行的好感。

但在結果出爐前,沒人敢真正下股,奧格斯公司的運作方式與其他跨國企業大同小異,然而家族情報卻如毫無接縫痕跡的木塊般讓人猜不出裡頭有著什麼,只能憑外觀揣測,這顯然不足以讓人安心。

反正現任總裁仍是隻健壯的惡犬,還是先想想該怎麼從那口利牙中分一杯羹吧。

剛結束一場應酬的男子來到餐桌旁夾取冒著氤氳香氣的肋排時,冷不防地撞上那個金髮綠眸的年輕男人。

「真是抱歉!」男子立刻說著。

「不要緊、」那人彎起一雙翠綠瞳眸,紅寶石耳釘熠熠生輝,他柔聲道:「倒是你還好嗎?」順手扶住了因擦撞而腳步不穩的男子。

男子不好意思地說著:「啊、謝謝你了,奧格斯先生。」對方的舉動使男子對他的好感度略漲。

兩人互相攀談了一會兒,金髮綠眸的男人才回到家人身旁。

「哥哥剛才在洗手間殺人了吧。」甫一走近,迎接他的便是這句話,「真是過分呢,明明看到我往那邊走去卻不知會我一聲,嚇了我一跳。」

男人聳了聳肩,修身的西裝將他那彰顯著男性剛硬面向的筆直線條勾勒出來。

「閉上你的嘴卡雷諾,這裡可不是家裡。」站在另一邊的男性吐了一句,接著以睥睨的目光看向男人,道:「米凱爾,你要是再不收斂一點,在這裡出了事沒人會保你。」

聞言男人、也就是米凱爾輕笑了聲,「切頓斯,你該慶幸這場宴會沒有提供餐刀。」米凱爾的視線來到切頓斯包著紗布的手上,「不然我非常樂意再幫你的手掌開第二個洞。」

想起數月前那場堪稱災難的家庭聚餐,即使面帶微笑,化姓為奧格斯的三位拉菲卡的臉色都不怎麼友善,而直到伴隨著重物落地及人們的尖叫聲倏地響起,拉菲卡的當家才將目光移到兒子們身上。

「是中毒的現象!」眼尖的人發現了倒在紅毯上抽搐的受害者嘴邊的泡沫,連忙高喊著,米凱爾與卡雷諾便一同瞥了眼切頓斯。

切頓斯只是笑了笑,而後在眾人的目光下以大義滅親的名義將鍋甩到米凱爾身上,一旁的卡雷諾偷笑著,暗道活該米凱爾是那個倒楣鬼生前最後交談的對象,切頓斯肯定是一步一步計畫出這個流程,這下米凱爾又該怎麼洗刷汙名?

殊不知米凱爾魔高一丈判斷出下毒的時段並提出自己的不在場證明,並有一位男子可以作證,只是當眾人發現那名男子時,他已氣絕於洗手間的角落。

這下皮球被踢到了後來進入洗手間卻沒表示發現屍體的卡雷諾腳邊,「喂,別跟我說這也在計畫之中啊……」

切頓斯抱胸冷哼了聲,「這麼簡單就被算計,是你的警覺性不夠。」

米凱爾則是側首微微一笑,「真巧呢,嘛、有時候運氣也是種實力,不是嗎?」這算是好心地解開了卡雷諾的疑惑……雖然可信度有待考察。

「完成任務後別搞那麼多花樣。」至此,拉菲卡當家這才發話。

「是。」、「好--」切頓斯與米凱爾同時消停下來,看了眼父親的神色確定他不會幫自己後,無奈的卡雷諾只好獨自面對眾人的驚懼目光並漂白自己的嫌疑。

卡雷諾會將真兇拱出來嗎?

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拉菲卡必須由拉菲卡裁斷、扼殺,故此,拉菲卡沒一個是正常人。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表迴響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