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狄莉亞--鹿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歌狄莉亞穿著一件淡粉色滾蕾絲長裙,裹上米白披肩便踏出小屋。

裙擺輕輕撫過自花簇旁拔起的圍籬,捎起片片粉瓣,幾株調皮的小草劃過長靴,將清晨未乾的露珠拍在上頭。

她抬頭望向高掛於空的太陽,燦金色的光芒使她瞇起那雙羅蘭色的眼眸,沐浴在暖人陽光中,歌狄莉亞不由得輕輕挑起了嘴角。

金砂色的長長髮絲在光芒的照耀下映射柔光,白皙如陶瓷般的肌膚被鍍上淡淡光暈,為那窈窕的身影增添了抹溫和之色。

漫步於鬱鬱蔥蔥的森林中,高聳的巨木撐起綠意盎然的傘葉,幾縷陽光自葉片間的縫隙輕輕洩下,飄散在空氣中的芬多精與寧靜的一草一木構築出祥和的情景,使人不自覺地放鬆下來,以緩慢的節奏體驗這段美好時光。

走在無人的小徑上,感官似乎於不知不覺中與森林的呼吸結合,拂過身側的微風的溫度、晃入眼簾的葉片的脈絡、腳下溫潤土壤的質感與遠處的鳥鳴皆清晰無比。

歌狄莉亞徜徉於這片和諧的自然中,而後察覺到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她抬首望去,便與一隻小鹿四目相對,好奇心旺盛的鹿兒轉動著耳朵並努了努鼻尖,用骨碌碌的大眼打量面前的人。

見狀,歌狄莉亞不禁緩緩揚起一抹柔和的笑靨。

小鹿低了低脖頸小心翼翼地靠近,似乎有股淡淡的青草味蔓延開來,然而卻在下一刻被一枝劃破空氣的箭矢貫穿!

倏地,四周唯有尾羽晃動空氣的聲音。

歌狄莉亞並未朝小鹿逃離的方向望去,而是垂下眼簾矗立在原地,任由那道沉重的腳步聲逐漸靠近……

她感受到來者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逡巡,接著搔了搔濃密的亂髮用低沉的嗓音開口:「咳嗯、姑娘,妳一個人嗎?」

歌狄莉亞拉緊了披肩,抬眸對上那人的視線,「是的,這位……」她的瞳眸在對方身上轉了一圈,輕輕掃過對方的裝束與背後的箭袋,「獵人先生。」

「您是在找自己的箭嗎?」她指向身旁不遠處的樹幹上的箭矢。

「噢!嚇到妳了嗎?真是抱歉。」那人這麼說著,語氣裡卻絲毫感受不到歉意,他大步朝歌狄莉亞所指之處走去,經過對方身旁時多看了她兩眼。

使用巧勁拔下箭矢後,他再度開口:「哼嗯--如此美好的一天,真是適合狩獵,對吧?」他邊說著邊把玩手中的箭,嘴角噙著一道弧度望向歌狄莉亞。

歌狄莉亞微笑不語。

「我是否有這個榮幸、」「今天的天氣確實不錯。」

她柔聲打斷了對方的話語,見狀獵人並未表現出任何不滿,反而這麼說著:「因此妳選擇出門在森林裡散步。」不等歌狄莉亞回應,他繼續道:「但森林可不是個友善的環境,我是說……意外總是如影隨形,像妳這樣如花似玉的姑娘怎麼沒有任何保鑣呢?」

「您是在毛遂自薦嗎,先生?」歌狄莉亞毫不修飾地道出她的猜測。

那人明顯地愣了下,似乎是沒料到歌狄莉亞會如此直白,嗯、畢竟她看起來像極了出身不俗的大小姐,獵人以為她會更……婉轉一點,他斟酌著該以什麼詞彙回應,「……我有這個榮幸嗎?」

歌狄莉亞不禁用曲起的食指抵住下頷,輕輕地笑出聲來,並道:「如果我說沒有,那麼你會怎麼回答呢?」眸子裡似乎閃過一縷狡黠之色。

「啊啊──這真是個難題啊。」獵人苦笑著抓了抓後腦的髮絲,「……這就要看妳喜歡的是紳士的男人,還是霸道的男人囉?」他冷不防地正色注視著歌狄莉亞,沉聲說道。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