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奕澈--為姊、為母

  「要不是奕澈跑出去找了大夫,班主原本打算讓妳敷點草木灰包起來,當作沒這回事兒。」正在向湯藥吹涼氣的牡丹似是沒聽見般,鈴蘭不禁繼續開口:「妳不知道,當時妳的血流得到處都是,一幫子人全呆站在那,沒人敢上前……牡丹啊──奕澈那時的模樣讓人看了就心疼。」

  牡丹小口地喝完湯藥,捧著空碗沉默片刻,歛下的雙眸浮上一層水光,「……在那個當下,我心裡想的不是自己就要死了……而是那個孩子、奕澈他就在臺下,而我演的又是…」

  言及至此,牡丹不由得哽咽起來,「他都看到了吧……再一次地…我們……究竟要折磨他到什麼時候?」

  牡丹一向被動,總是遵從他人的指示,幼時父母為了哺育剛出生的弟弟,將她賣給戲班時她沒有哭鬧,如同世人標準的女兒家般隱忍下一切,甚至以悲觀的眼光看待浮生。

  她唯一的強硬是照顧楚奕澈這件事,同鈴蘭接下的這份責任彷彿使她成為一位真正的姊姊、一名溫柔的母親。

  置身於人生的地獄中,他人的苦難是牡丹的調劑,連她自己也沒發覺過當悲劇發生時,自己心中那股鬱氣消解些許的輕鬆感,她終是凡人,心無大愛,然而未曾料到的是,在那個傻得可以,幾乎義無反顧地撲向烈火的靈魂觸動了她。

  雨水降落在乾涸的大地上,溫柔地填滿那些碎裂的疤痕,以自身滋潤枯萎的幼苗,令人愛憐不已。

  「也不知道奕澈從哪籌到的診金,他為戲班做的早就超過了、遠遠超過了……」晶瑩的淚珠掉了下來,順著碗壁滑落,「超過他被這個戲班奪走的東西。」

  「鈴蘭,妳……可還記得那孩子的名?」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This Post Has One Comment

  1. What i don’t realize is actually how you are now not really much more well-preferred than you may be right now.

    You’re so intelligent. You recognize thus considerably relating
    to this matter, produced me in my view consider it from numerous numerous angles.
    Its like men and women aren’t involved until it’s one thing to
    do with Woman gaga! Your individual stuffs nice. Always care for it up!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