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宮蒼月--某個人的視角(略R向)

大雨一直下著。

冰冷的水珠不斷落在迷霧裡、葉片間、泥土中……以及我的身上。

被粗暴撕扯開來的衣裳化做片片殘缺的布料,已然失去遮蔽的用途,被啃咬舔吻的肌膚暴露於空氣中,身體各處傳來的疼痛使我動彈不得,每呼吸一回胸腔便湧上難以忍受的痛楚,感受冰冷的大地一點一點吸吮我的體溫及血液的聲音。

我不再完好、不再純潔--這是殘留於心的唯一事實。

大雨一直下著,彷彿欲將我的生命一同沖刷殆盡。

意識如同漂浮浩瀚汪洋中的小船載浮載沉,吐息的氣力逐漸流失。
 
在視線完全陷入一片黑暗前,一道沉穩的腳步聲似乎由遠而近。

那人在我身旁蹲了下來,挑起我的一縷髮絲後這樣開口:「果然……是白子。」
 
用盡餘下的力氣抬眸望去,映入眼簾的模糊身影是以非人之姿化型的銀白妖怪。
 
『殺了我吧--!』嘶聲力竭地,彷彿是從靈魂深處發出的聲音在咆嘯著!

『為什麼!為什麼要生下我!?如果….如果我和大家一樣擁有墨色的頭髮……一切會不會不同!?不再被當作妖怪厭惡、不再受到冷語排擠?』腦海裡的聲音仍未停下,如湧泉般流出的淚水滴落在土地上。
 
『如果真的有妖怪的存在,那麼你快殺了我吧!我想死啊!!』
 
被否定了自己的存在,被拋棄了生命,那麼自己已經沒有生存的目的了,我歇斯底里的哭著…哀嘆著--
 
『殺了我吧----』
 
「……求你了…」

「…..孩子,妳想不開別來找我,我不殺女人的。」那名妖怪這麼說著,放開了我的髮絲後湊近了些--鼻尖傳來一陣若有似無的櫻花芬芳。
 
「就算我不動手,妳也即將死去。」
 
「是嗎……這下…我終於……能死了--」我緩緩說著,碎裂的胸口除了無盡的寒冰外別無他物。
 
--好冷,但是……終於能夠死了。

布料的摩擦聲傳入耳裡,接著、我那不斷被雨水拍打的身體被蓋上一件帶著溫度的外袍。
 
那個妖怪小心翼翼地將我抱起,規律而又穩重的心跳聲一下又一下迴盪耳際。
 
這是我人生中獲得的第一個懷抱。
 
我的父親、我的母親、我的弟妹、我的族人,不是由身為血親的他們,而是由被畏懼的妖怪給予我的,溫暖得使人不禁淚水長流的懷抱。
 
『我…並不想死,也不是厭倦這絕望的人生,而是….我……實在太害怕孤獨了。』在這陣大雨中,我撕心裂肺地哭著。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