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奕澈--人生如戲

  「在人生的舞台上,誰不是抹著鉛華的呢?」

  這句話由有著姣好面容的人說出,其說服力想必大打折扣,但在那過於坦然的態度下,■■不由自主地被那位戲子散發出的氣質吸引。

  「立於戲台時,那滿臉的妝容何嘗不是我的面具?」

  用艷紅的胭脂掩蓋那雙冷漠的眼神,素白的妝容模糊了臉龐的稜角,將那份冷冽盡數收斂於華美的服飾與鳳冠之間,猶如盈盈一握楚宮腰,賽雪肌膚溫如玉的佳人。

  以貴妃醉酒展露頭角的當紅戲子,翠華戲班的台柱之一,名為鳳仙的清秀少年。

  襁褓時期便被丟棄於林,其貌不揚乃至受盡厭惡,憑藉一身武學遊走於世的孤兒。

  宛若鳳釵上的奪目光斑牽起的緣分,將沒有任何交集的命運交織成結,賦予稱作「友情」的意義。

  鳳仙就像光,■■則是影,前者卸下面具後顯現真實一面,後者卻是戴上面具後才能表露真實。

  鳳仙以面具作為偽裝,隨波逐流,■■以面具作為媒介,真誠以待。

  或許是基於惺惺相惜,也或許是因為過於孤寂,看似完全相反的他們,成為了彼此的摯友。

  鳳仙更是唯一一個看見■■的面容後,沒有大驚失色並惶恐逃離的人。

  盡數瓦解了■■那失去友人的心理準備,這番情況是第一次碰到,■■至今仍難以言喻當下的心情,非要形容的話,就像裹著糖衣的葫蘆般甜滋滋地,吃下去後令人胸口一暖的感覺。

==
喜歡我的文章麻煩按五個拍手給予支持及鼓勵>wO
也歡迎讀者留言交流喔>w<

安安

文手,原創與二創皆有涉獵,亦參與過噗浪企劃,本站內容以原創角色故事及設定為主。

發佈留言

Close Menu